kmyfoer

二十岁的时候用大段大段的时间去想,自己的人生。意识到现在的选择会立马影响到未来。那些疯狂的,理想主义的,鲜活的活法,最开始没有被实现的原因只有没有去开始。

 

“五点三十六分,该去上课了”他拿起书包,说着出了门。

前两天还下了很大的雨,今天气温却突然飙升到了三十一度,粘热的空气和风有点让人受不了,尤其当他以稍微快的步速走路的时候。感觉哪里怪怪的,他边走边想。

走过十字路口,视野开阔了一下。学校作为全国最为有名的高等学府之一,基本就算是一个5A景区了,不出意外的,校园内来来往往不少游人。他走着,视线开始漫无目的的飘散。“ci——!”一声急促的响声,他条件反射扭头望去。突然之间,他好像知道哪里奇怪了 。

声音的来源是一个小电动车和山地车,电车的前轮奇异地和山地车的后轮搅在了一起。他回头回的很快,几乎看到了两个轮子纠缠不清的一瞬间。好像整个广场都安静了,他模模糊糊的感到。两个车主甚至一句话没说,或者他没有看到他们说一句话,只是安安静静 的彼此摆弄着车子,想摆脱这个尴尬的境地。他知道自己在看他们,就像他知道其他人也在看他们。他突然看到了其他的一些东西,在那声响声之前,所有人松松散散的走着,他们的注意力也漫无目的的盘绕在他们周围,整个的广场,旁边延伸的柏油路,都可以称为“均匀”的分布着上面提到的两种东西——人和注意力。可那响声之后,那辆电动车的后轮和山地车的前轮来了个亲密接触之后,周围的引力场发生了重大的变化。两个轮子接触仿佛是触发了剧烈的化学变化,他们,包括他们的主人,质量成倍成倍的增加了,重的把原本平坦的引力膜剧烈的大幅度的向下坠着,于是所有的周围的人,不由自主的向他们坠落了。

是的,他能感觉到。所有人的脚步都变慢了,离轮子越近的人们慢的越厉害。所有人的视线都变得粘稠了,都牢牢的被两个轮子黏住,像糖稀一样流进了凹进去的地方。他的也是,双腿向前走着,视线却一直拉着他的脖子纠结着扭着。

好了好了,两个轮子分开了,两辆车子开走了。他终于扭过了脖子,重新加快了步伐。原来凹进去的膜又慢慢恢复了,粘稠的视线终于又纷纷流回,变得均匀,变得清澈。人们又像是几分钟以前走着。道路像是河道,驱赶着人们,汇聚,又分流。

他拉了拉有点掉下去的书包带,流向了教五。

 
评论

© kmyfoer | Powered by LOFTER